(原标题:商誉“黑天鹅”吞噬盈利 38股业绩“变脸”首亏)

依靠并购实现业绩高速增长的荣之联迎来了大反转,标的爆雷致公司巨亏。

全文共2591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本报记者 何晓晴 广州报道

4月23日,投资者迎来了荣之联的业绩变脸日。公司发布的业绩快报修正公告称,2017年净利润为-2.02亿元,相较2016年的2.40亿元剧降184.16%。而在两个月前,公司曾预告称,实现净利润1.29亿元。短短两个月业绩大反转缘于并购标的爆雷,全资子公司泰合佳通和车网互联合计发生商誉减值2.90亿元,直接拖累公司业绩盈转亏。然而,就是这两家子公司曾推动荣之联业绩高速增长。

受累于商誉减值,A股上市公司2018年业绩变脸的情形不断出现,经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4月16日共有62股出现了预盈变预亏的业绩大变脸情形。在上述62股中,天神娱乐以净利亏损超75亿元成为了“变脸王”,除了担任“变脸王”的角色,天神娱乐还摘得了A股2018年“亏损王”的称号,系沪深两市目前亏损额最高的个股。

4月24日,继前一交易日跌停之后,荣之联当天早盘再度触及跌停。截至终盘,在中小企业板指数全天大幅反弹近2%的情况下,公司股票仍大跌5.83%,报收11.63元。

2013年至2015年,荣之联共计耗资13.75亿元将泰合佳通和车网互联纳入麾下,并先后纳入合并报表范围。业绩承诺期,两家子公司也很“争气”,均精准地实现了业绩承诺。让人意外的是,承诺期一过,二者同时精准变脸。值得关注的是,业绩变脸前,公司实控人、高管齐刷刷实施减持。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公司实控人王东辉和吴敏累计减持套现近9亿元。2017年因为违规减持,二人还被深交所处罚。

图片 1

就在4月23日,公司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显示,因针对两个全资子公司计提逾2.9亿商誉减值准备,业绩快报由盈转亏。

昨日,针对公司并购标的爆雷等问题,荣之联证券部一女性员工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在忙着年报披露工作,没有时间答复。

01

据荣之联修正后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在2017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18.89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18.38%,对应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2.02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184.16%。

两个月从盈利1.29亿变亏损2亿

62股上演业绩大变脸

此外,截至4月23日,沪深两市已有245家上市公司发布2017年度业绩预报或快报的修正公告,不过,向下修正业绩的公司多达165家,占比近七成。

巨额商誉减值让荣之联的业绩变脸比翻书还快。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Wind统计发现,截至4月16日沪深两市共62股出现2018年业绩变脸情形,预盈变预亏。

其中,仅在发布全年业绩预告“变脸”的公司当中,包括中科金财、新力金融等在内,多达38家公司更是惊现首亏。其背后的诱因莫不亦与商誉减值关系密切。

2月22日,荣之联发布了不算喜人的业绩快报。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22亿元,同比增长14.17%,营业利润1.3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3.93%。实现净利润1.29亿元,同比下降46.41%。虽然净利润接近腰斩,但仍有过亿元的利润,也不算特别差。

4月16日,纳川股份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公司原预计在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523万元,但修正后公司预计将出现巨亏情形,在报告期内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43亿元。此外,兴业矿业在4月15日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公司预计在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修正为亏损1.5亿-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26.55%-135.4%;而兴业矿业2019年1月31日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中却显示,公司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变动区间为盈利6亿-7.5亿元。

商誉减值“大杀”四方

谁料想仅过两个月,荣之联带给投资者的是大跌眼镜的经营业绩。

除了兴业矿业之外,中利集团也在4月15日披露了业绩修正公告,公司修正后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83亿元,而此前公司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089万元。在2018年业绩不理想的情形下,中利集团2019年一季度业绩也不乐观,在报告期内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8239.09万元至9982.71万元。

在荣之联去年全年由盈转亏背后,商誉减值无疑成为了公司的业绩“杀手”。据荣之联4月23日发布的2017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公告表明,上述计提的2.9亿元商誉减值准备系计提两家全资子公司北京泰合佳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车网互联科技有限公司资产减值所致。

前日,公司发布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大幅下修业绩。公告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8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8.38%,
比前次上调了0.67亿元。营业利润为-2.1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75.43%,净利润为亏损2.0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84.16%
。如果不考虑商誉减值的影响,净利润为0.96亿元。由此可见,撇开商誉减值影响,修正的净利润也比此前的1.29亿元减少了
0.33亿元。

资料显示,中利集团于2009年11月登陆A股,公司主要从事光、电缆全产业链制造、光伏新能源、特种通讯设备三大业务。纵观中利集团上市后的业绩表现,此次2018年亏损也将成为公司上市后的首亏。

为此,公司全年年报披露时间也从原定的4月17日延期至4月28日。公司方面称,如果不考虑商誉减值的影响的话,公司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600万元。上年同期,公司实现净利润2.4亿元。

两个月的时间,净利润由盈利1.29亿元到巨亏2.02亿元,荣之联的经营业绩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反转。原来,主要是商誉减值在作祟,两家子公司的商誉减值合计达到2.90亿元。

除了上述业绩变脸股之外,中威电子、罗普斯金以及江苏吴中等公司则均是在今年4月披露的业绩修正公告,公司原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均为正值,如今却均修正为负值。另外,天神娱乐、东方精工、ST冠福、大洋电机、盾安环境、飞马国际、聚力文化等多家公司早在今年1月便披露了业绩修正公告。截至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发布业绩修正公告,且预盈变预亏的共计62股。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了荣之联。

荣之联称,公司在对2017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由于全资子公司泰合佳通部分项目收入与会计师事务所的认定存在差异,会计师认为未达到会计准则规定的收入确认标准,影响净利润-4310万元。由于该项调整,泰合佳通2017年盈利下降,并对对泰合佳通的商誉重新进行了减值测试,预计需要对泰合佳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93亿元。另一家全资公司车网互联也存在类似情况。公司称,调减了海外智慧城市项目的盈利预测,预计需要对车网互联计提商誉减值准备0.97亿元。

知名学者布娜新表示,在2015年A股市场曾掀起了并购热潮,如今三年业绩承诺期已到,由此2018年密集出现了商誉减值而导致业绩大变脸的情况。

“公司在发现存在商誉减值迹象的第一时间就发布了业绩预测修正公告,希望广大投资者能够谅解。”针对外界对公司的质疑,荣之联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称。“公司将对此次业绩修正的原因进行认真分析,根据有关规定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问责,并在以后的经营管理中加强业务培训和监督考核,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实际上,在上述两家子公司助力下,荣之联实现了高速增长。2014年至2016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98亿元、15.46亿元、15.96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66亿元、2.09亿元、2.40亿元,同比增幅为43.94%、26.14%、14.89%。

02

值得一提的是,荣之联上述商誉减值刚巧发生在业绩对赌方履行完成业绩承诺之后便发生了这一幕。

并购标的业绩承诺期销售净利率超50%

天神娱乐成“变脸王”

早在2014年5月9日,公司收购泰合佳通100%的股权。彼时,交易方承诺2014年、2015年、2016年,泰合佳通实际净利润应不低于3810万元、5456万元、7470万元。数据显示,2014-2016年,泰合佳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约为3826.65万元、5456.05万元和7730.94万元。不过,在刚刚完成业绩承诺后,泰合佳通在2017年盈利能力就出现滑坡。同样,公司在2013年并购的车网互联也在2017年出现盈利能力大幅缩水。

泰合佳通和车网互联曾给荣之联贡献了不菲利润,其精准达标及达标后齐刷刷业绩变脸让市场质疑之声不绝。

在上述业绩变脸的个股中,天神娱乐预计2018年巨亏75.22亿元,成为62只个股中的“变脸王”。值得一提的是,根据Wind统计,天神娱乐也暂时位列A股“亏损王”之位。

“2017年,公司对车网互联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为海外项目周期较长,并且受当地政治局势、经济政策和环境的影响较大,导致项目复杂度较高。在审计过程中,项目在建的所在国家政府拟提前进行改选,可能引发项目建设周期加长及规模下降的风险。”对此,前述荣之联证券部工作人员解释道。

公告显示,2013年5月,荣之联5.63亿收购车网互联75%股权,溢价3.67倍。两年后又以1.88亿收购了剩下的25%股权。由此,产生商誉4.29亿元。

据悉,天神娱乐最初在今年1月31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曾在2018年三季报中预计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在0至5.1亿元,但修正后公司预计将出现巨亏情形,在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73亿元至78亿元。根据天神娱乐最新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在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75.22亿元,同比下降837.67%。

年报“变脸”祸首

高溢价并购曾引发市场质疑。彼时,车网互联的财务数据不太好看。2011年、2012年,车网互联营业收入为9411.59万元、1.06亿元,净利润为3986.40万元、4395.95万元,增长缓慢。而同期应收账款为1369.81万元、5743万元,增长了3倍。欠款的客户中
,主要是一嗨租车和亿迅软件,二者合计欠款占比86.37%。
令人不解的是亿迅软件,其经营范围与车联网关系并不密切,大量采购车网互联产品让人看不懂。

对于天神娱乐2018年出现的业绩变脸情形,彼时深交所还向天神娱乐发去了关注函。

此外,另据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24日,沪深两市共计有124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全年业绩向下修正的公告。其中,多达38公司年报“变脸”后惊现首亏,占比超过三成。

收购之时,交易对方承诺,2013年至2016年,车网互联净利润不低于6276万元、8312万元、1.09亿元、1.37亿元。收购泰合佳通是在2014年完成的,交易价格为6.25亿元。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截至目前天神娱乐75.22亿元的亏损额也暂居A股首位,成为“亏损王”。值得一提的是,截至4月16日收盘,天神娱乐股价收于5.77元/股,公司市值近54亿元,天神娱乐2018年的亏损额超过公司总市值。

特别是长江投资、游久游戏、麦捷科技、沃森生物等4家公司更是前后三度修订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并宣告巨额亏损。

根据荣之联发布的公告,二者在业绩承诺期内均实现了业绩承诺,2014年至2016年,泰合佳通业绩实现率分别为100.44%、
100.00%、103.49%,可谓是精准完成。

图片 2

而这些业绩变脸的企业中,大部分皆因此前进行有关并购后,业绩承诺期刚满,便面临大幅的商誉减值而造成的。其中如麦捷科技,其经过前后三度修正,公司净利润从第二次修正的亏损2亿元增加至第三度的亏损3.65亿元,变动幅度高达-333.13%。中科金财亦如此,其此前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受商誉减值影响,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33.01%。这也是中科金财自2012年上市以来首度曝出亏损。

不过,细查其经营数据,仍有存疑之处。2016年,泰合佳通实现营业收入1.69亿元,净利润8077.23万元,销售净利率高达54%。

资料显示,天神娱乐于2014年通过借壳科冕木业实现上市,公司从事主要业务包括游戏研发与发行、移动互联网平台服务、影视娱乐及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在借壳上市后,天神娱乐通过不断的并购使得公司业绩一路高升,其中在2014-2017年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32亿元、3.62亿元、5.47亿元以及10.2亿元。

“以创业板为例。2015年是创业板公司外延式并购的高峰期,2016年是次高峰期,并购的业绩承诺期一般是3年左右,2018年和2019年创业板都将面临很大的商誉减值风险。”对此,4月24日,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戴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上述业绩修正公司来看,外延式并购承诺期满后潜在的商誉减值释放业绩压力问题,也始终是制约部分公司业绩持续增长的隐忧。”

车网互联的净利率也明显偏高。2014年至2016年,车网互联的净利润8337.60万元、1.11亿元、1.41亿元,而当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6亿元、2.57亿元、2.64亿元,营业收入变化不大,净利润却大幅增长,其原因是销售净利率的攀升。这三年其销售净利率分别为32.57%、43.34%、53.41%。

如今,天神娱乐借壳上市后的首次亏损便出现了巨亏的情形。

高销售净利率的泰合佳通和车网互联均在业绩承诺期勉强兑现业绩承诺,而承诺期一过,经营业绩立马变脸。

针对公司业绩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天神娱乐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未有人接听。

2017年上半年,车网互联实现的营业收入为4459.39万元,较2016年同期的7569.23万元下降了41.09%。同样,泰合佳通去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3002.11万元,净利润只有604.69万元。而在上年同期,营业收入2584.12万元,净利润为1049.22万元,2017年上半年的净利润缩水了42.38%。

03

对此,荣之联实现了新的并购。2017年,公司耗资8.4亿元收购了赞荣电子100%股权。基于并表因素,今年一季度,公司又实现净利润同比5.8倍至6.15倍的增速。

商誉减值成主要“元凶”

实控人减持套现后股权高频质押

行业经营形势更为严峻、计提预计负债、投资收益下降等成为上述企业2018年业绩变脸的原因,而商誉减值则成为了多家公司业绩变脸的共同原因。

业绩变脸前,实控人及高管减持套现也是荣之联备受诟病之处。

以天神娱乐为例,作为2018年业绩变脸股中的最大雷,天神娱乐就栽在了商誉减值上。彼时,对于公司业绩修正的主要原因,天神娱乐就曾表示对企业合并形成的商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49亿元;对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出资份额计提减值准备8.2亿元,并对优先级和中间级合伙人的出资份额和收益承担回购或差额补足义务,预计超额损失15亿元;对联营、合营企业及其他参股公司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7.5亿元。

2014年12月20日,荣之联实控人王东辉和吴敏的限售股解禁后,开始上演轮番减持套现的大戏。

而深交所在下发的关注函中就对天神娱乐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等事项进行了追问,包括要求天神娱乐逐项列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并购资产形成商誉的具体事项、时间、金额及历年来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情况。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解禁的第三天,也就是2014年12月23日,王东辉就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了570万股,套现1.37亿元。
此后,王东辉及吴敏二人轮番减持。2014年12月31日至2017年2月16日期间,二人合计减少了5.33%。由此初步计算,限售股解禁以来,二人累计套现接近9亿元。

除了天神娱乐之外,兴业矿业、纳川股份、聚力文化、荣之联等多股均受累于商誉减值的影响而出现业绩变脸。诸如,聚力文化就曾在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表示,“公司2018年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预计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所致。”

2017年,因上述二人减持数量达到5%未进行披露且继续减持,其违规减持行为被交易所捕捉到,并发出了监管函。

荣之联也在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表示,预计将对公司收购车网互联、泰合佳通确认的剩余商誉计提减值准备,最终减值金额须经评估机构及审计机构评估和审计后确定,本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将导致公司2018年度业绩预期同比大幅下降。

此外,公司重要股东翊辉投资也在减持。截至目前,翊辉投资累计减持2136万股。

资料显示,荣之联于2011年12月登陆A股,公司在2017年就曾出现净利亏损逾2亿元的情形,这也意味着荣之联此次业绩修正后,公司恐将因连续两年净利亏损而被实现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同时,董监高也纷纷减持。2017年,副总经理赵传胜、董事、副总经理霍向琦等7名董监高人员实施了减持操作。最近一次是赵传胜,
其在今年3月5日减持了81万股,套现了约870万元。

04

除了减持套现后,质押融资的频率也很高。

多股股价当日遭重挫

截至目前,实控人王东辉直接持有1.18亿股,占总股本的17.78%,乐基质押1.10亿股,占总股本的16.58%,股权质押比为
93.25%。其妻子吴敏也质押了0.55亿股,股权质押比达到75.16%。

交易行情显示,在上述个股披露业绩修正的公告之后,公司股价均在当日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

据悉,天神娱乐于1月31日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该消息披露后,1月31日天神娱乐股价于当日“一”字跌停,收于4.26元/股。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截至1月31日收盘,彼时天神娱乐市值约为40亿元,这也意味着天神娱乐2018年预亏额近乎亏掉了两个公司市值。

图片 3

除了天神娱乐之外,东方精工也在披露业绩修正公告后股价当日跌停。具体来看,东方精工在1月31日披露称,公司由预计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5.5亿元至6.52亿元修正为预计亏损29.44亿元至44.16亿元。1月31日开盘,东方精工“一”字跌停,当日股价收于3.44元/股。Wind数据显示,东方精工的预亏额仅排在上述61只“变脸王”天神娱乐之后。另外,大洋电机、飞马国际等多股也在披露业绩修正公告后股价当日“一”字跌停,其中,大洋电机在当日1月30日“一”字跌停之后,公司股价在次日1月31日仍收跌9.94%。

兴业矿业则是在4月15日午间披露了业绩修正公告,受该消息的影响,4月15日午后开盘兴业矿业遭到了投资者“用脚”投票,公司股价出现闪崩情形,盘中最低股价达6.09元/股,最高跌幅达9.5%,截至当日收盘兴业矿业收于6.16元/股,跌幅达8.61%。

着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过去不少投资者“踩雷”业绩变脸股,对于业绩巨亏的个股,投资者应避而远之,警惕风险。

相关文章